• 计算机与信息工程学院举行2014年国家自然科学基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休谟提出的因果问题影响了两个半世纪的科学哲学讨论,从社会科学的角度上看,因果关系是现实社会之中最根本、最基础的普遍存在的客观事物现象。密尔从方法论角度阐释了因果推理的逻辑。本文认为,因果推理不是对经验相关的简单归纳,而是思想飞跃。社会科学;休谟问题;因果推理科学研究的终极目标是理论解释,对现象的描述和分类是前科学阶段。所谓科学理论,是关于超脱具体现象的一般性概念和命题系统,不仅能够说明是什么,还能够说明为什么。如牛顿力学,解释苹果垂直落地、行星运行轨迹等。社会科学虽然有很大的特殊性,描述性研究占据很大份额,但理论解释仍然是其最高目标(Merton,1968)。[1]一、社会科学中因果关系相关理论因果关系在我们生活的世界中无所不在,几乎身边的每件事物都可以找见由其产生引致结果的因果缘由。由于现有科学水平的局限性,有些未知事物我们还在探索中,但我们相信将来终会对其进行科学的说明。所以我们会普遍认为,因果关系不仅存在于自然科学、人文科学中,还在社会科学中占有重要的地位,是我们生活中最基本、最本质、最原始的存在关系。[2](一)休谟问题因果关系的论述是休谟的重要贡献,该论述颠覆了自古以来人们对因果关系的看法。该理论对于休谟的整个哲学体系而言占有核心重要的地位――它不但是休谟认识论的重要内容,而且在不同程度上成了其伦理学、美学、宗教哲学的一个基本依据。在《人性论》中,休谟对因果关系作了详尽而条理清晰的论述。休谟认为,所谓因果,有三层含义。第一是原因和结果事件之间在时空上毗连,时空联接是因果关系的先决条件。如果两个时空相距很远的物体产生了因果作用,那么其间必然存在某种因果链条的衔接。第二是时间顺序,即因先果后。第三是必然联系,即因果现象相伴而生,有其因必有其果。休谟指出,这三要素中,前两条是必要因素,而第三条是最重要的。这一条也是最具争议的。关于第三要素,休谟用了两个术语,一是必然联系,二是恒定关联。二者在语义上有细微不同,恒定关联强调经验伴随现象的重复性,用现代统计学术语就是统计相关。而必然联系则是超越感官经验的,是人类对恒定关联的心理印象。这种定义上的微妙矛盾蕴含了经验主义的基本问题。一方面,休谟强调,因果联系不同于逻辑推论,一定来自经验;我们不能通过分析原因事件的特性而推导出它的结果。另一方面,他指出,我们的内外感官都不能直接观察到事物之间的联系:“总的来说,世界上没有任何自然的联系是我们能够感识的。所有事件都是离散的。一事件跟随另一事件之后而发生,但我们永远无法观察到它们之间的联系。他们似乎相伴而生,但并无联系”。[3]休谟认为,因果概念只有一个来源:我们对经验关联现象的重复观察。当我们一次又一次观察到两类现象总是相伴而生,“我们便认定二者之间有某种联系,某种力量,使其中一现象能够屡试不爽地、确定地、必然地产生另一现象”。所以,因果判断,以至我们关于自然界的一切知识,都是基于人类对重复性关联现象的归纳。然而,休谟认为,无论对两个事物前后相随重复观察多少次,我们也无法肯定明天它们还会前后相随。如何从有限的经验观察归纳出必然性的因果判断?这就是休谟的“因果问题”或“归纳问题”。这个认识论问题启发了许多大哲学家,包括康德、罗素、波普尔,引起一系列哲学讨论并延续至今。(二)反事实问题:因果效应通常是一个反事实问题出于道德和伦理的原因,许多诸如政策、培训等干预措施不可能对人类进行实验。比如说,在评估学前教育对个人成就的影响时,即使我们能够进行长期追踪,但很难为了设定控制组,人为地让部分幼儿不进行学前教育。因此,对于同一个人,我们会面临多种反事实的可能性。当然,这些反事实的问题在个体上都不可能得到回答,因为在社会科学领域,变异是普遍存在的,个体和个体之间是不可比的,而这也正是我们需要在分组水平上进行因果分析的原因。面对这种情况,社会科学家在一定的假设前提下,充分利用追踪数据的信息,在分组水平上还是能够有所作为的。二、社会科学中因果推理的形式――密尔的方法因果推理是一种逻辑推理形式,它分析并说明事物的因果关系,这不仅仅是简单的逻辑就可以解决“因果说明的推理形式是建立在逻辑基础之上的综合产物”。在1872年,英国哲学家、逻辑学家密尔总结了洛克的认识经验,同时也是发展了培根提出的“三表法”,[4]从而全面地提出五种探寻因果关系的方法,就是人们一直沿用至今的契合法、差异法、同异法、剩余法、共变法。这五种因果分析办法中,密尔本人最注重差异法。他认为差异法是“于穷理致知,其用最广,亦所最先”的实用好方法。相比之下,契合法常用于对研究对象的观察方面,差异法适合做实验,因为它的特性比较精确。密尔认为这五种方法只能用于一因对应一果的基础情况,对于更复杂的研究对象时需要采取更多的方法参与。我觉得在社会科学的研究过程中,这五种方法是探求事物之间最基本的办法。在分析理论的时候,这些办法并不是单独进行的,它们之间都是相互弥补、交错运用的。虽然它们之间都有各自的局限性以及不足,因此在它们推断出的少量案例中并不能总结出全面综合的因果关系,所以在探寻因果关系的基本方法的同时,我们要更加深层进行挖掘、更加详细进行分析、更全面进行综合,运用社会科学中因果推理的方法诠释实际现象与事物的本质。在社会科学研究中,尽管不同的学科特点各不相同,但追问“为什么”,对现象进行描述、解释、预测,从而造福于社会,则是社会科学面临的共同问题与最终目的。要做好因果分析,不仅应从研究思路、研究逻辑、实现手段与目的的整体性上对每种方法准确把握,而且,在实际应用中,还应对概念的界定、方法的前提与适用性、研究的具体特征等方面,加以深入地领悟。同时,对研究问题的相关理论更要有较为透彻的了解。只有这样,才可能在社会科学研究中用好因果分析方法。【参考文献】[1]艾尔・巴比.社会研究方法(第十版)[M].邱泽奇,译.北京:华夏出版社,2005.[2](法)杜尔凯姆.社会学方法的准则[M].商务印书馆,1995.[3]陈晓平.休谟问题评析――兼评“归纳问题”与“因果问题”之争[J].学术研究,2003(1).[4]郝娟.社会科学研究中因果分析方法的比较与应用[J].统计与决策,2009(24).[5]王天夫.社会研究中的因果分析[J].社会学研究,2006(4).[6]章奇.社会科学中的因果关系及其分析方法[J].浙江社会科学,2008(3).[7](德)马克斯・韦伯.社会科学方法论[M].华夏出版社,1999.[8]谢宇.社会学方法与定量研究[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6.[9]辛涛,李峰.社会科学背景下因果推论的统计方法[J].北京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9(1).[10]彭玉生.社会科学中的因果分析[J].社会学研究,2011(3).

    上一篇:甘肃“五一”小长假乡村旅游走俏旅游投诉全部

    下一篇:羊年春晚成立创意节目组创意节目比重或加大